蓝鸟最可爱了呜嘤嘤

这里大少厨
――通常吃JayDick,
是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垃圾,
兴趣爱好是摄影(然而还是垃圾)。

讨厌BruDick
不是讨厌Bruce,是讨厌他与他的儿子组cp,
父子向死都不会吃的。
拒绝batbirdbat。
但是蝙蝠家亲情向我超爱。

拒绝桶受。
拒绝翅攻。

米总超攻的啊啊啊^q^喜欢Damijon。

JayDick!最爱!爱大少!爱桶哥!一辈子!
他们俩最好了唔嘤嘤嘤QwQ,桶哥永远是攻!而且永远是翅翅的老攻!JayDick不拆不逆最好了。

贱虫,基锤永不拆逆。
别再跟我提阴阳师了(1551我这只黑手)。

(*_●*)ノ=s=t=a=r=t===============
除以上cp,其他的我都杂食!非常非常杂,雷人cp我也会喜欢的!求安利!你安利什么我都陪你一起吃!

❗️以及,我是会为了JayDick而不顾其他cp的,其次是DamiJon。(cp洁癖晚期患者)

拿这个去参加学校摄影比赛了
(尝试.JPG)

在三巨头里找了一些藏的有点隐蔽的大少(闲得慌)

(注,四张长图)
(p2里的p3p4是大少的夜翼钩)
(如有错误请忽略,毕竟只是无聊产物)

同级生场刊声优访谈翻译

弗拉明戈烧酒:






翻了一下之前场刊的声优访谈部分。翻译仅用于同好交流,请勿转出本站及用于商业。如有错误感谢指出(´・ω・`)  




Cast Interview


 


佐条利人  野岛健儿


 


抛开一切,纯粹地去演绎


 


——请谈谈您对佐条利人这个角色的第一印象。


 


野岛  一眼看上去纤细而纯真,又有些爱逞强,会让人单纯觉得是个可爱的男孩子。但试着去演绎的时候,却比想象中要纯粹得多呢,考虑着“自己的内心会存在这样纯粹的瞬间吗?或许会吧”,怎样做才能将这发挥到极致呢?会去考虑这样的事情。


 


——之前您在CD drama中的演出,也对这次动画的演绎产生了影响吧。




野岛  刚开始饰演的时候,感到很难进入角色,不过这也是有一定好处的。而饭又会把这当成唯一的声源来听,身为首次的演绎者,又能让观众产生怎样的思绪呢,会怀着这样的心情。而且要在动画中再表演一次,生怕演不出比CD drama更好的效果来,感到很紧张。还有就是,不同的媒体之间也是存在差异的。CD drama只有声音,必须制造风景和表情的想象空间,所以演技的味道不得不比较浓厚,但是这次的是动画,而且声音又是跟影像牢牢结合的。那么是否能够进行更加自然纯粹的演出呢。我打算进行这样的尝试。


  


——佐条属于总是被草壁捉弄的那类角色呢。


 


野岛  在佐条的内心是藏有丰富感情的。但他却不懂得用什么方法表达,非常笨拙呢。当然草壁身上也具备这种特征,两人在这方面都稍显稚嫩,但佐条却尤其笨拙呢。这是一个半是强迫性的,渐渐打开他心房的过程。所以在演出时状态真的是非常混乱。合唱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草壁跑掉了,总是不由自主的会去想“为什么”。不知不觉的,在出演合唱这一段的时候,声音就会随着我的步调显现出惊讶的样子。但这时画面中的佐条还是没有显现出惊讶的表情的。在这时,必须抑制住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自身的部分,还原佐条的特征。担负着表现佐条君独特感性的重任,感觉我自身也像是被捉弄了一番呢(笑)。


 


——对佐条这一角色的还原是重中之重呢。


 


野岛  是的。不是作为“我”,而是必须要成为佐条。这个时候,过去的经验就会成为阻碍,必要的时候必须将其抛开。那个也是不需要的,这个也是不需要的,甚至将个人的皮肤触感也丢掉是再好不过的。然后在这一基础上,将佐条这一角色所必要的感性组合起来。这次的作品也在追求不要太有声优腔的感觉,于是就在抛开经验的基础上,对神谷先生的台词反应到如何程度,对那一瞬间的感情和气氛把握到什么程度,是非常重要的。感觉这也给了饰演者相当大的挑战。


 


——这次有让您印象深刻的指示吗?


 


野岛 主要会被说“再多投入一点感情会更好”。因为我意识中有了“丢掉”这一想法,发声的回路也被丢得过头了。特别是《夏》最后那里喷泉旁边的对话,也有惊得说不出话来的场景,被说了“请更加尽情地(把感情)发挥出来”,真的是一部需要反复斟酌的非常细腻的作品。


 


——有让您感到印象很深的场景吗?


 


野岛  场景吗……在《夏》中出现的合唱曲《萌生的嫩叶》,让我印象颇深。以这首歌为契机佐条和草壁的距离拉近,合唱曲的内容也很接近作品,对我来说就像是作品的“主题”一般。一说起《同级生》,首先想到的就是《萌生的嫩叶》呢。……说起来,佐条把这首《萌生的嫩叶》唱错了呢。所以,我不得不既要用正确的唱法唱,也要用错误的唱法唱,录音的时候整个人都混乱了(笑)。在彩排的时候,也出现了误唱了正确的唱法的情况,但“唱了正确的方法才是错了”呢(笑)。


 


——您对出演完成本作有什么想法呢?


 


野岛  在听说动画化的消息的时候,我脑子里冒出来的是“为什么?现在?”但却有着“一定能把这做好”的完全没有根据的自信。实际上,我感觉这是一部能够怀着平静的心情观看的,完完全全的青春动画。是一部能够唤起观看者的纯净心情的作品呢。


  


野岛健儿/青二Production所属。主要出演作品:《学园战记无量》(村田始),《Blood-C》(七原文人),《PSYCHO-PASS》(宜野座伸元)等。


 


草壁光    神谷浩史


 


不是在大脑中反馈,而是尽可能的通过反射神经


 


——《同级生》的演出是继CD drama之后呢。


 


神谷  是的。说起来,随着媒体的改变,cast人员更换是常有的事,动画又是由监督做主,感觉跟CD drama比起来,还是营造一番全新的体验比较好吧。但却仍然保持了我同野岛(健儿)君、石川(英郎)先生共演的原阵营,这真是令人高兴呢。非常偶然的是,石川先生是比我早入青二Pro两年的前辈,野岛君则是晚两年的后辈。在自己的前辈和后辈面前表演这种微妙的故事,既让我有种难以顺利完成的紧张感,但同时也充满干劲。


 


——您对《同级生》的动画怎么看?


 


神谷 看到影像播出真的是吃了一惊。将中村明日美子老师笔下的世界赋予色彩、活动起来真的会变成如此精彩的影像呢。会让我一边看一边点头:“啊啊,没错,在我的心目中,角色们也是这样活跃着的”。影像的确将中村老师笔下的世界描绘到了这种程度。即便是作为扮演者,将阅读原作时感受到的“空气感”,通过自身这一滤镜表现出来的话,感觉也不会差得太离谱呢。


 


——您是怎样理解草壁这个人物的呢?


 


神谷  他是一个生活在感性世界中的人,但并不是说是个笨蛋这样,他还是具备一定的常识的。还有就是他对自己是非常坦率的,能轻松自然地对在偷偷练习的一本正经的同级生打招呼。因为要是看到那样一本正经,而且看起来对唱歌完全没有兴趣的同级生,居然在偷偷练习唱歌什么的,第一反应肯定会是“怎么个情况?”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吧(笑)。但他却在那种场合下说出了“唱错了哟”。草壁是不会对他人树起赘余的高墙的类型。


 


——在饰演拥有这样性格的草壁时,让您感到吃力的地方又是哪里呢?


 


神谷  是思考方式的问题,对于这类含有许多语言无法表述的微妙处的影视作品,感觉还是不要太讲究台词的技巧比较好。如果能配以气氛和存在感并存的声音的话,一定能做出极具魅力的作品的。但是对于初次从事配音工作的演员来说,这样的方法还是比较困难的。而另一方面,多亏了之前的职业经历,我也知道用什么方法来消除自己和草壁之间的年龄代沟。所以在我看来,要一边消除年龄间的代沟,同时相信自己的感性,不是在大脑中反馈,而是尽可能的通过反射神经来演出。


 


——是反射神经呢。


 


神谷  主要就是,如何将自己至迄今出演过角色的印象消除这件事,与其说是考虑得太多,倒不如说是跟之前的那些东西相似吧。所以感觉这一次自己的工作,是需要竭力汲取原作中的情报,通过瞬间爆发力来表现作品。


  


——和佐条之间一点一点逐渐变化的关系是作品的看点呢。


 


神谷  机缘是两人之间的差异吧。看起来跟自己完全是另一类角色的佐条,实际上很不擅长唱歌,有在偷偷进行练习。但是,在说了“我来帮你吧”之后,对方却好好的做出了反应。然后是这段一起练习的时光,将两人间的距离缩短了吧。Live之后追着佐条跑来,喋喋不休对他说教一通那里,我被指示“请怀着‘佐条吃醋的样子真是可爱得让人受不了’的心情出演”。那一段虽然语气是严厉的,但在其中却蕴藏着爱恋之情,要带着这样的意识来出演。


 


——有给您留下深刻印象的场景吗?


 


神谷  一个是在屋顶上,跟原老师谈起佐条升学方向的场景。在得知目标是京大的时候,有“真的Bingo了——”这么一句,然而台本上却标着((c)Rahmens《废人一个》)。(笑)[1]这个标注在原作中也有,忠实地还原到了这种地步呢。所幸的是我正好有Rahmens的DVD,在录音开始前好好地预习了一番。草壁还真是喜欢Rahmens的笑话呢,冷不丁的就把台词当对话说出来了(笑)。另外一个是在live的场景中,加入了草壁的和声,多亏声乐专业的石川先生给予我许多指导,我才得以顺利完成录音。


 


——请谈一谈您对完成作品的感想吧。


 


神谷  原作纤细的画风在动画中得到了完美的转换,感觉这也传达出了staff们对原作的喜爱吧。要是影像能够达成既定目标的话,真的是一件非常令人高兴的事。


 


神谷浩史/青二Production。主要作品:《物语》系列(阿良良木历),《绝望先生》系列(糸色望),《永远之久远》(久远)等。


 


原学  石川英郎


 


完全没有老师的气氛


  


——请谈谈您对原学这个角色的第一印象。


 


石川  最初饰演原这一角色是在CD drama里。那时读完原作的第一印象是“非常近似学生的老师”,并没有多么热衷于教学,但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关注着佐条(利人),跟草壁(光)的对话也完全不像师生间的相处模式,就像个普通的年长者,如同邻家哥哥一般的感觉,给人感觉像是仅仅是作为一名男性,涉足于佐条和草壁之间。


 


——也就是说,并没有带着强烈的身为老师的意识来出演这一角色呢。


 


石川 是的。当然,也有些身为老师必要的说辞,但他一定也不喜欢以上位者的态度对人进行说教吧。虽然给人感觉是喜爱音乐教学的,但就老师这个职业而言,他绝对不是饱含热忱那种。实际上,后期录音的时候也是,大方向是夹杂流行用语、怎么看都是很不妙的,近似这种风格的微妙的谈话方式。


 


——后期录音的状况如何?


 


石川  后期录音是我们主角三人以及出演谷的高坂笃志先生一起。其他学生的录音都是先我们一步弄好的。所以是一边听着学生们的声音一边进行后期录音的。但是学生们的说话方式也是带着流行用语的呢。最近,将配音工作分配给最近崭露头角的演员这一趋势倒也不稀奇。所谓声优,给人感觉是不太可能将这种稚嫩的音声融入到作品全篇中去的。不需要讲究音压技巧,这样一口气的说下去发而会更好吧。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怎么累人的录音工作呢。(笑)


 


——石川先生是声乐专业出身呢,跟身为音乐老师的原是否也有什么共通之处呢?


 


石川  不(笑)。感觉在性格上是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的。但是在CD drama中,根据合唱曲的demotape制出乐谱,指挥合唱的场景,感觉真的像是在做音乐教师会做的事呢。(笑)虽然在动画中并没有参与指挥的机会,但那个乐谱在动画中也沿用了。


 


——好像您也对神谷(浩史)先生的和声收录进行了指导呢。


 


石川  是的。因为我也不是很了解具体情况,资料又没有准备周全,神谷君又好像很辛苦的样子,就稍微帮了一下忙。而且野岛(健儿)君也同是我在青二Production的后辈呢。想着要是尽可能的让大家都能愉快地完成工作就好了。这确实是多少有点动画中的音乐老师的感觉了。(笑)


 


——在屋顶上跟草壁对话的那一段,的确很有原老的风格呢。


 


石川  总感觉那里真的不像是师生间的对话呢。而且本来原就对佐条有些在意,感觉对草壁也有一点嫉妒的情绪哦。所以才不知不觉的犯了糊涂,把本该保密的事情讲了出来。本篇中我所身处的位置,虽然跟佐条、草壁之间存在私人性的纠葛,但却不是能插足两人之间的角色,也无法逾越这以上的领域呢。原作中也有一话描写了跟佐条之间的故事(《最初的人》),但那一话并没有被制成动画。就是身处这种无法得到回报的位置,会给人以这样的共鸣呢。


 


——有在演出时意识到的事情吗?


 


石川  虽然CD drama的演出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一想到角色已经进驻自己的内心,演出就没有那么难了。我在出演漫画原作的时候注意到的,是对话框以外的手写文字。那给人感觉就像是,角色无声吐露的内心真实的想法吧。于是感觉在这里找到了线索,原是在这样的台词中无声吐露真心的角色,所以我注意到了原作中有关的刻画文字,读了很多遍。


 


——有让您印象深刻的场景吗?


 


石川  是在《夏》中出现的合唱场景,全部都是呢。虽然说话方式没有点老师的样子,但对练习的场景倒是进行了恰如其分的描写。


 


——请谈一谈您对参与本作的感想吧。


 


石川 多亏了有饭们的声援,才能从CD drama做到动画。想着不能把作品演崩,而是要努力化为作品的一部分。要是大家能愉快观看的话我就很开心了。


 


石川英郎/青二Production。主要出演作品:《真·盖塔机器人 世界最后之日》(流龙马),《火影忍者》(宇智波鼬),《金色琴弦~primo passo~》(金泽纮人)等。


 


 


注释:


 


[1]草壁那句「うわ——ビンゴちまった——」出自日本搞笑组合ラーメンズ的节目『ダメ人間』,查了一下维基百科,get不到梗蛮正常的,就是太暴露中村老师的年龄了,毕竟这个搞笑组合当红的时候连我都还只是一个穿开裆裤的宝宝(×


 


 


最后谈谈个人感想吧。


 


1.追求影视作品配音的自然感这种说法感觉蛮折腾的,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声优们的辛苦,其实我还蛮喜欢drama那种夸张的感觉的,觉得草壁那种贱贱的又有点傻不拉叽的语调特别好玩www不过自然不做作的声音也和动画那种恬淡的意境相得益彰,该说各有长处吧,所幸的是真的是做成了非常出色的作品,不然大家做梦都在念叨あらうるものを捨てる了wwww


 


2.小细节,在B站看弹幕的时候,这个镜头有人说草壁是“像小狗一样的眼神”↓








感觉形容非常恰切,想起在卒业生买手套那一话里,草壁在店里等着佐条来的时候趴桌上装睡,“完全就是醒着的,从他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但是像只等待喂饭的小狗一样太逊了,就假装作出睡着了的样子”www不过我倒是有张小狗的照片跟他挺像的,这孩子的性格,用一句话形容就是“摸我摸我摸我快摸我不要停!!!”不是宠物狗但性格比宠物狗更加亲人,每次远远看到我就熟门熟路的四脚朝天就地躺倒宛如大保健常客,照片是刚喂她吃完桃酥饼干,整个狗就伸着脑袋蹭了过来,舌头无所不舔,大眼睛扑闪扑闪满脸期待,所以我就顺便把手上的油直接抹在了她头上(喂)感觉她就是一拟狗化(什么)的草壁,嘴上忍耐着说“能来的话会来吗?”眼神却在撒着娇狂刷弹幕:“不行你一定要来一定要来一定要来嘛!”(´・ω・`)


 




3.在原作漫画中我最喜欢的是《秋》这一话,很喜欢drama中草壁对佐条大声喊出“请和我交往!”时,世界随后安静下来,只听得见树叶被风哗啦啦吹响的声音,在动画中这个细节也被保留了(´∀`*)


 


4.石川先生评价说原老是处在一个无法得到回报的位置上,尽管跟草壁和佐条间存在牵扯,却不能涉足于两人之间。想起卒业album有这么一段,毕业之后草壁回了趟学校,跟原老闲聊的时候草壁直接叫的佐条的名字,原老嗷的一声说你叫他啥,然后就蹲地画圈圈了,还发而被草壁叫了ハラちゃん无形嘲讽你还太年轻,真的是这种又萌又让人觉得无奈的感觉呢(○’ω’○)










JayDick沙雕小段子

【听大人说了一件事,一个诈骗电话打给了黑社会的人(我叔),之后疯狂叫爷爷+道歉,在此改了一下】

迪克喜欢上了一家甜品店的小蛋糕,杰森特地为了迪克去那家甜品店学习。
这天,
杰森正在和面,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放下手中的活,杰森接通电话,一个尖锐的声音传出“你老婆现在在我手里,现在给老子来**街**工厂要人命!”接着电话便挂断了。
杰森皱眉,向老板娘打了声招呼,走到了店外的一个角落,电话又响了起来,接通,那个尖锐的声音明显的充满了恐惧,略微颤抖的说道“陶德爷爷我不知道是您啊,对不起饶了小的吧,爷爷我真的错了……”
杰森“你信不信老子把你肠子扯出来,挂起来风干。”
“小的真的错了,千不该万不该给您打电话,是,是是是这个我刚刚绑架的该死的男人说出了您的电话号码我才打给您的!爷爷饶了小的,小的保证下次再也不敢犯错了!”
他妈的真不会是迪基鸟被绑架了吧。
杰森揉揉眉头“把你绑架的那个蓝眼睛黑头发翘屁股的男人放了。”

——————
绑匪1挂掉电话,绑匪2翻完电话簿,略微颤抖的说,这是红头罩帮老大的电话。

——————
“大嫂慢走!”绑匪们极其整齐的喊道。
迪克揉了揉刚刚被绑着的有点疼的手腕,转头对着绑匪们莞尔一笑“忘了跟你们说,我的职业是警察。”

格雷森警官又要涨工资了呢。

Damijon的一个沙雕小段子

【今天突然想到,不知道有没有人用过这个梗,如果撞梗了实在抱歉!告诉我我会删】
乔:达米安你哭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大米:(不屑)为什么要告诉你。
乔:(撒娇)你就哭一个嘛!又不会掉块肉。
大米:(邪恶一笑)……如果我哭了,今天晚上你就别睡觉了。
乔:(一愣)哼那你先哭了我再答应你(反正我不信他会哭)。
大米:TT.
乔:啥??
大米:TT,今天晚上别睡了。
乔:????
(春宵————)

班长人真好.

是时候该收集一下大哥的屁(mei)股(tun)了